离骚草木疏

此书为吴仁杰为二十五篇《离骚》作疏。吴仁杰,字斗南。曾任国子学录。此疏多以山海经为据,征引宏富,考辩典核,可补王逸训诂《离骚》不足之处。此本为宋吴仁杰撰《离骚草木疏》共四卷,汲古阁毛氏图史子孙永保之精钞本。

离骚文中的「草木」向来为后人形塑「屈原形象」时的重要借喻。特别是随着《楚辞章句》中所谓「香草臭物」之论的流传,「忠贞」、「谗佞」之代表已形成「草木」的特殊身分,却容易使人忽略了如「椒」 、「兰」般的「香草」在《离骚》文意中亦有变易之嫌。是故,吴仁杰着《离骚草木疏》特以「忠义独行传」、「佞幸奸臣传」作为区分离骚文「草木」之寄托,使得五十五种「草木」经其判分下,得以建构一井然有序而不失其位所的「草木世界」。但是,当我们由吴氏是书中接受「芗草」、「莸草」所象征的「彰善显恶」之义时,所不当忽视的,是吴仁杰如何将善恶判分投射于其所建构的「草木世界」中?刘知几讨论史官执笔「彰善显恶」,犹不忘示与后人史官风范与书史行动的结合下如何从爱憎之由到善恶必书。相对而言,特举「青史氏」为名以立「草木」之「流芳后世」与「遗臭万载」的吴仁杰,「草木」与「善恶」的思维似已不仅仅局限于《楚辞》注释传统而已;更有什者,「史传意识」的突显,提醒我们吴仁杰一方面发挥「香草臭物」之论以延伸之;另一方面则是从「草木」之判分提示世人「时」之变易,不独影响人之善恶,草木亦然。此即「以史入骚」。尤其是吴仁杰发现屈原对于「椒」、「兰」之香草不无讥切!更加深了吴氏是书对于善恶判分的体会;此点笔者认为犹是吴氏书中「人」与「草木」联系并投射于现实世界的重要特色!(文字参考来源:「以史入騷」與草木世界–吳仁傑《離騷草木疏》之研究)

https://pan.baidu.com/s/1iw7GWkxdsBDzJDVVhS5ExQ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书基地www.dzs.so epub mobi txt pdf电子书下载网站 » 离骚草木疏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