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尘埃也是光:面纱下的阿富汗

作者 : fanzhanfang 本文共5849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15分钟 发布时间: 2019-04-9 共123人阅读

导读:梁子历时10年的阿富汗全纪录,体验阿富汗百姓的日常:你知道阿富汗战乱不断,却不知血泪背后平凡的女性如何拼尽全部撑起残破的家庭,用自己的勤劳与信念笑对生活;你看到阿富汗妇女从头到脚被严密包裹,却不知她们脱去袍子后的艳丽容颜,你听过阿富汗女性遭遇残酷的禁锢,却不知花样少女为了争取自己的爱情而被乱石砸死,卷入上百人参与的凄厉谋杀;梁子隔着“波尔卡”探寻阿富汗女人的内心,只有这样强大的内心才能平静地对待生活中随时发生的悲剧。认识她们,也让你更好地认识自己。

本篇试读

你是尘埃也是光:面纱下的阿富汗

约束妇女的缺德条款

令我费解的是,塔利班政权已被瓦解了,按理说,这里的人民“得解放”了,我却依然看不到“解放区”的新气象。

2001年“9·11”恐怖袭击之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联军,以推翻塔利班政权和清剿本·拉登为由占领了阿富汗,这个国家一下子涌进了大批的国际人士。人人都像救世主,迅速投身到火热的拯救国家、拯救人民的行列中。

不过,阿富汗人民被“拯救”也有一定的道理。
就凭以下塔利班政权统治时期对妇女的“特别”规定,就能证明他们是明显欠扁的统治者:

1.妇女出门必须穿波尔卡(一种从头到脚的蒙面袍子),如果露出小腿,就要处以鞭刑。
2.没有父亲、兄弟或丈夫陪同的妇女不得走出家门。
3.不得同男人拉手。
4.不得向男性店主购买商品。
5.不得穿高跟鞋或走路时会发出响声的鞋。
6.禁止使用化妆品,如果染指甲就要被拔指甲,不服从者要被剁手指。
7.波尔卡里也不得穿着带有挑逗性的艳丽服装。
8.不许在公开场合说笑。
9.不许参加体育运动和俱乐部的活动。
10.不许在众人面前洗内衣。
11.不得站在自家阳台上。有女人的家庭,窗户的玻璃都要涂上颜色,以防对外暴露。
12.不得外出工作,女子学校停办,由专门的宗教人士接管。
13.通奸者要被石头砸死。
14.偷盗者要被砍手。
15.喝酒者要被处以鞭刑。
16.禁止听音乐,不许拥有和使用电视机,不许玩牌,不许下棋,不许放风筝,不许养鸟。
17.男人必须留大胡子,所有的人都要穿伊斯兰服装、戴帽子,所有的塔利班人员头上都要缠头巾。
18.所有的人必须使用伊斯兰教名字。
19.保留或传阅非伊斯兰教书籍的人要受到处罚。
20.禁止阅读带有插图的书籍,私人家中也不许保存。
21.任何人不许在自家墙壁上悬挂画像和照片。
22.非穆斯林要在自己的衣服上缝一个黄色的布条,以便辨认。
23.观看演出或体育比赛时不得鼓掌或欢呼,只许高呼“真主至上”。
24.尽管解除了踢足球的禁令,但天黑之后不许踢球,球员的胳膊和腿不得裸露。

抄写完这24条禁令,我自己都快窒息了。

自从塔利班1996年攻占喀布尔,取得对阿富汗的统治权之后,这些禁令整整实施了5年,之后也一直影响着人们的生活。
自从“救世主”们进入阿富汗之后,这里在不知不觉中,已然成为一块国际化土地,还是略带血腥味儿的国际大舞台,表演者是政府、军队、塔利班,看戏者是全世界人民。

我第一次走进阿富汗,就被这个大舞台所吸引,我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一种什么心态,总之,我似乎看到了一束光照射在舞台的中央。

你是尘埃也是光:面纱下的阿富汗

弹孔下的爱情

监狱这样的地方,就像是地狱。
特别是女子监狱。“邪恶”、“丑陋”、“肮脏”、“被人鄙视”等标签都贴在了女犯人身上,不论实际情况如何,在普通人眼里,女犯人就等于女坏人。

2003年2月,我第一次进入阿富汗时,听说喀布尔有一座女子监狱。我想,在阿富汗这种女人被禁锢的国家,她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连外面的世界都要透过面纱去观看,能犯什么罪?

按常规的罪状,我把能想到的诈骗、偷盗、贩毒、卖淫、情杀都想到了,甚至还有“人体炸弹”。

我猜想,监狱里兴许还有被称为“黑寡妇”的女犯,说不定还能见识见识这些身手不凡、杀人不眨眼的女杀手,看看她们的眼神,究竟与良家妇女有着怎样的不同。说实在的,我还真没亲眼见识过女人杀气十足的眼神,那一定相当阴寒冷艳。

你是尘埃也是光:面纱下的阿富汗
2003年,女子监狱门口,等待探监的两个女人。其实监外女人的生活,未必比监内女人的好。

“幸运”的女子监狱

我明知道女子监狱可不是谁想去就能去得了的地方,像我这种没有官方身份的外国人,想到女监走一趟,几乎是异想天开。
我找到了时任新华社驻喀布尔分社的首席记者老曹,希望能打着他们的名义,进去采访。
显然,我给他出了一个难题,因为我毕竟是慕名而来,与老曹是头一回见面。

“这的确有难度,都是中国人,我尽量帮你这个忙吧。”老曹没有敷衍我,而是特别安排了他们的当地向导努儿(Noor)。

过了两天,努儿带我去了警察局,很快拿到了进入女监的批文。

女监设在喀布尔市警察局内,我和努儿来到一个独立小院,但努儿是男人,被毫不留情地拒在了小院门外,我被监狱长哈丽达(Khalida)女士很客气地请了进去。

“欢迎中国人。”
看上去40多岁的监狱长,一副和蔼可亲的知识女性模样。

眼前的监狱,没设铁窗,没安电网,没砌高墙,连个像样的大门都没有,只有一排土坯房,四周有一圈一人高的土墙。院里的压水机是小院最奢侈的物件。

这时,迎面跑来两个六七岁的女孩儿,活蹦乱跳地追打着玩儿。

“这是你的孩子?”我问监狱长。
“不,不是的!我的孩子已经很大了,这是犯人们的孩子。这里有18个女犯,除了三人没带孩子,其他人都是带着孩子来的。”

话音刚落,我们已经穿过黑黢黢的走廊,走到了第一个监舍的门口。

门没上锁,也没有普通监狱都有的小窗口,它就像一间集体宿舍,我们推门就进。
打开门,屋里十分窄小,挤得满满当当的,每个女人手上都抱着孩子,像个托管所,还伴着一股不透气的奶腥味。

“她们是犯人?”这与我事先想象的差距太大了。
监狱长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
没等我仔细打量这间屋子,她已经开始向我一一介绍屋内的女犯了。
“这是……她叫……”
监狱长说话的口气很温和,感觉就像我是公司新人,老板带着我介绍员工的情况。
在这个过程中,屋里的女犯们并没有因为来了外国人而起立或表现出尊重,更没有人给我一丝的微笑。

你是尘埃也是光:面纱下的阿富汗
女犯的孩子们已经非常习惯监狱里的生活了。

带着孩子坐牢

这间牢房大约20平方米,有5个女犯,连同4个孩子,共住了9个人。屋里横七竖八摆放了5张床,地上还有垫子,下脚的地方不足一平方米。尽管对外有一扇小窗户,但房子低矮,屋内阳光并不充足。

进门左手处,有一个木架,上面摆着煤油炉和一堆大大小小的锅碗瓢盆。

“她们自己做饭吗?”我问。
“给孩子做吃的是允许的。”监狱长说。

感觉犯人们像是在监狱里过上了小日子。不仅如此,孩子们从屋里到院子跑进跑出,自由自在的。

这里既不像《红岩》里小萝卜头所处的渣滓洞那么阴森,也不像正规监狱那么封闭。我敢说,像这样的女子监狱,全世界找不到相同的。

你是尘埃也是光:面纱下的阿富汗
幸运的是,她们进了监狱依然能与自己的孩子们在一起,这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已经足矣。

监狱里这么宽松?我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问号。没等我开口,监狱长就解释道:“她们很幸运,赶上好时候啦。”
难道犯罪也分时间和季节?“她们的‘罪行’大致相同,都是为了自己的真爱。”监狱长平静地说。

说到“真爱”与“罪行”,这让我想起了“阴谋与爱情”,难道这些女人都是耍阴谋高手?

监狱长指着一个名叫谢克巴(Shekeba)的女犯向我讲述了她的“犯罪经过”。

1997年,18岁的谢克巴与父母为她相中的男人结婚了,很快生了三个孩子。婚后丈夫对她还算说得过去,但她与婆婆的关系很紧张。婆婆稍有不快就抄家伙打她,最严重的一次,婆婆竟然把她的耳朵咬掉了一块。

有一天,婆婆带来几个陌生的男人,说是家里的客人,让她好好招待。可是那几个男人对她动手动脚的,她好不容易挣脱他们跑了出去,直到晚上才偷偷溜回家,还是没有躲过婆婆和丈夫的一顿毒打。当晚,丈夫就以她不检点为由休了她。

在阿富汗,按照当时的法律,离婚无须任何证明,只要丈夫一句“休妻”的话,这婚就算离了。

第二天,谢克巴和她的孩子们被彻底赶出了家门。

一年后,谢克巴遇到了28岁的铁匠哈利姆(Khalim)。善良的铁匠,不仅娶了谢克巴,还接纳了她的三个孩子。谢克巴本以为这下子可以过上安稳日子了,没承想,2002年10月的一天,前夫突然找上门,要领回三个孩子。谢克巴拒绝了前夫的要求,第二天就被前夫以重婚罪告上了法庭。由于拿不出离婚证明,法官判决谢克巴犯了重婚罪,处以8年监禁,而铁匠也开始了他9个月的铁窗生涯。

监狱长说,谢克巴已经很幸运了,要是在塔利班执政时期,妇女犯重婚罪是要被活埋或被乱石砸死的。
其实,按照伊斯兰教义,谢克巴被前夫休了,就等于离了婚。按理说,她完全可以寻找自己真正的爱情。但是,口述休妻,谢克巴没有凭证,只能自认倒霉。

监狱之所以对这些女犯管理得比较宽松,主要是对她们的“犯罪行为”予以理解,也很同情。

女监共有三间屋子,每间都挤满了女犯和她们的孩子,这里是她们生活和服刑的地方。在我看来,女犯们的日子过得至少比在家伺候丈夫和公婆要轻松许多,每天不仅能跟自己的孩子们在一起,还有同屋的女伴们家长里短地聊聊天。

不过,这里毕竟是监狱,空气中总是弥漫着一股失去自由的压抑感。

你是尘埃也是光:面纱下的阿富汗
贾米拉自从进了监狱,一直这样默默不语地坐着,看着她瘦弱的身体,真让人心疼。

隔壁的一个女监,一进门就看见角落里独自坐着一个女人,看见来了我这个陌生人,立马低下头,掖了掖本已包裹得很严的黑色头巾。见此情景,我特意走到她面前,轻声细语地跟她打了声招呼,微笑着靠近她,可是,不论我怎么表现,她始终埋着头,不肯开口。监狱长说,她自从进监狱以来,情绪一直很低落,总是一个人低头不语,默默地坐在角落里。

看着她把瘦弱的身体,埋在自己痛苦的世界里,我更多地生出一份怜悯之心。

“你叫贾米拉(Jamila)?”我特意俯下身体,用右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单薄的肩膀,问道。
她点了点头,仍然低头不语。
“我叫梁子,是中国人,来这里看看你们,咱俩认识一下吧。”我说。
她还是没言语。

听监狱长说,贾米拉自从结婚后便开始遭丈夫的虐待,白天稍有不是,劈头盖脸就是一通毒打。到了晚上又是整夜地性虐,都快把她折腾得四分五裂了。这样备受煎熬的日子,她忍受了6年。后来,丈夫的朋友了解到这个情况,特别同情她。

有一天,在她再次遭受丈夫毒打后,丈夫的朋友实在不忍她被如此欺辱,终于鼓起勇气,带着她一起出逃了。可是,他们又能逃到哪儿去呢?没过几天,她就被丈夫抓到了,随即被告上了法庭,法院不容分说,即刻判了她重婚罪。于是,她被送进了这座监狱。

或许是对那个男人的思念,或许是一种恐惧,一个多月来,她一直躲在女监的角落,时而默默地流泪,不吃也不喝。可以感觉到,她无法摆脱内心的痛苦,甚至在这间女人和孩子叽叽喳喳吵闹的屋子里,她那孤寂的身躯也是如此不合群。

我真想上前给她一个拥抱,送去一些安慰。当我试图靠近她时,我甚至能够感觉到她的身体在隐隐发颤,她对我的恐惧,一定来源于长期遭受不明不白的毒打。她对外界是如此排斥和恐慌。

面对她,我更多的是无奈。我甚至觉得自己是那么无能,无法靠近一个脆弱的、需要关爱和力量的女人。
走出女子监狱,我看到门口站着两个身穿波尔卡前来探监的妇女,由于当天不是探视日,她俩只好离开了。

两个在风中飘拂的蓝色波尔卡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尽管她们并非身处监狱,但命运之神,能否把真爱降临到她们身上呢?至少,监内的女人,为自己的真爱争取过、拼搏过。

我为这些“女犯”祈祷,但愿她们刑满释放后,能与自己真正相爱的人共度余生。

偷情”被乱石砸死

相比监狱里“幸运”的女犯们,监外的女人更加不幸。
就在塔利班政权垮台4年后,在阿富汗东北部巴达赫尚省的嘎赞村,发生了一件女人为追求爱情而遭谋杀的惨案。

2001年,21岁的阿米娜(Aminah)与同村的沙拉菲(Shalafi)结婚。新婚不久,丈夫沙拉菲就去了伊朗打工,这一走4年杳无音信。新娘阿米娜陷入了一种度日如年的痛苦等待中,丈夫没有下落,婆家干脆把她赶出了家门。

就在阿米娜陷入极度孤独无助的处境时,同村的一个小伙子给了她许多关爱和帮助,他们渐渐相爱了。

2005年的一天,有人突然告诉阿米娜,她的丈夫沙拉菲就要回来了。此时,阿米娜并没有因为丈夫即将归来而表现出喜悦之情,反倒一脸的不安。
对于阿米娜的表现,一些细心的村民发现后极为不满。

后来,有人发现了她和那个小伙子“有一腿”,愤怒的人们把阿米娜押到了村里的长老面前,当长老质问她事情是否属实时,她大胆地回答:“我已经是他的人了,我爱他,我想和丈夫离婚。”

长老们哪能容忍这些“胡言乱语”,在他们眼中,这完全是大逆不道、伤风败俗的丑陋行径。于是,长老立即召集村里400多个男人共同协商此事,最终大家达成一致意见:用石头砸死阿米娜。

第二天一早,太阳还没升起,阿米娜已经被众男人强行拖出了家门,面对她撕心裂肺的哭喊,父母却爱莫能助,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女儿在求助声中离他们而去。

凶狠的男人们把阿米娜带到山下的小溪旁,此前,他们已经挖出一个两米长的大坑,男人们捆住了阿米娜的手脚,把她扔了下去,然后用土埋到她的腰间。这时,上百个男人站在大坑上,用石头狠狠地砸向这个孱弱的女子。
阿米娜的头巾很快被鲜血染红了,她那悲惨绝望的哭泣声回荡在整个山谷中。

两个小时以后,这场上百人参与的残忍谋杀才算告终。
令人费解的是,这出惨不忍睹的悲剧竟然发生在“解放后”的现代阿富汗。

我想,任何一个听到这个故事的人,都会感到揪心。一个年轻女子的生命,一个追求真爱的女人,死得比下地狱还要惨烈。不知她在生命的弥留之际,是否为付出这份真爱悔恨过?

她会不会像那些英雄人物宁死不屈、笑对短暂而美好的爱情,我不得而知。毕竟她在这个世上只停留了25年,这份爱的代价过于沉重了。

我常想,我这个中国女人真的挺幸运的,从小生活在一个自由宽松的家庭,没有来自父母与外界对我成长的干涉,出门不用包裹自己,事业不用强求自己,婚姻不用将就自己,只要远离政治,远离物欲,就能随心所欲地生活。

但我相信,总有一天,阿富汗女人会感受到春天来临的。

…… 更多精彩内容请购买正版书籍阅读 ……

本篇作者:梁子 以上内容摘录于书籍:《你是尘埃也是光》。

你是尘埃也是光 目录

上篇
第一章 行走的波尔卡
第二章 弹孔下的爱情
第三章 战乱中的婚姻
第四章 阿富汗可是不好混的
中篇
第五章 寡妇的活法
第六章 神秘的女子理发店
第七章 幸福之家,不幸的代价
下篇
第八章 探秘坎大哈北约基地
第九章 “奢华”的战场生活
第十章 混迹在美国空军部队
后记

你是尘埃也是光 kindle电子书下载

你是尘埃也是光:面纱下的阿富汗

你是尘埃也是光:面纱下的阿富汗微信扫一扫,打赏我们吧~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eXCjzESo-TKOlv6xDk4BsQ 提取码: epvw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RIPRO主题是一个优秀的主题,极致后台体验,无插件,集成会员系统
电子书基地www.dzs.so epub mobi txt pdf电子书下载网站 &raq